<sup id="00mia"></sup><acronym id="00mia"><center id="00mia"></center></acronym>
<acronym id="00mia"><small id="00mia"></small></acronym>
<sup id="00mia"></sup>
<acronym id="00mia"><center id="00mia"></center></acronym>
<rt id="00mia"><small id="00mia"></small></rt>
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人事動態>人事熱點>

委員呼吁盡快破除靈活就業青年社保的政策障礙

時間:2020年05月26日 作者:杜沂蒙 來源: 中國青年報

 

外賣騎手、網絡主播、健身教練……隨著電子商務、共享經濟等新業態快速發展,很多青年未選擇“體制內”工作,沒有“單位”,甚至投身于連國家《職業分類大典》都未包括的“新新職業”,如民宿房東、收納師、電競顧問、CS教練等。

他們,被統稱為靈活就業青年。他們“痛并快樂著”,快樂于“愛好就是工作”,痛心于難以得到足夠社會保障。

現狀:參加社會保障率低

靈活就業包括受雇型靈活就業、自雇型就業和平臺型靈活就業。根據人口普查的數據推算,2019年,我國有大約3億就業青年,占就業人口的40%左右,其中有相當比例屬于靈活就業。

在俗稱的“五險一金”中,只有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和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兩項允許靈活就業人員參保,即便如此,也是自愿而非強制;而另外的工傷、失業、生育三項保險,往往對他們關上了大門。

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部長王鋒提交的《關于改善靈活就業青年社會保障狀況的提案》中顯示,2018年全國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4.1億人,以靈活就業人員身份參保的僅8000余萬人;醫療保險中,企業、機關事業、靈活就業三類人員參保的分別為2.15億人、6119萬人、4042萬人。

顯然,靈活就業人員參加社保的比例較低,而他們可以參加的社會保障項目,也必須自己承擔本應由單位承擔的那部分費用。也就是說,并沒有適合靈活就業人員特點的社保制度。

以快遞、外賣從業青年為例,傳統的直營快遞為員工繳納社會保險做得比較好,加盟制公司為了節約成本、減輕負擔而不繳納社會保險成為潛規則,外賣平臺更是很少為“騎手”參保。整體來看,物流快遞中缺乏社會保障的青年員工占21.1%,外賣快遞中占47.8%

問題:現行社會保障體系存在諸多政策障礙

由于現行社會保障體系是按照實際存在勞動關系的傳統就業形態來設計的,與目前青年就業多元化趨勢相比存在脫節,不符合靈活就業青年的現實情況。

“目前我國的社會保障制度對靈活就業青年適應性不強。”一位國家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以下簡稱“專委”)說,一般情況下,靈活就業青年難以參加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雖然有些地方“開了口子”,允許他們參加,但這是“網開一面”,而非通用規則。

目前制度設計并不適合靈活就業青年,即便“網開一面”,也可能難以落實,比如,要求滿足“連續足額按月繳納各項社會保險”的條件,但是他們就業形式靈活,收入可能不穩定。

“經辦程序和傳統就業人員相適應,并不適應靈活就業青年。”該專委舉例說,養老保險可以以靈活就業人員身份參加,但實際上,由于靈活就業青年流動性強,資格審核、登記、社保關系的轉移接續不是很方便。

她在調研中還發現,靈活就業青年對社會保障了解比較少,參保不積極,參保率不高。年輕人參保意識不強,特別是對養老保險沒有特別急迫的要求,更多是著眼于當下的生存需求。

她分析,現行社會保障制度是以有正式勞動關系和勞動合同關系的人為主設計的,繳費基數設計也是一般以上一年的社會平均工資為基數,靈活就業人員收入水平比較低,按照這個繳費基數負擔比較重,而且靈活就業青年參加社保時的“單位部分”也需要由自己承擔,很多人因此沒有能力考慮養老保險的問題,“所以他們既不了解,也不關心”。

“實際上,靈活就業青年是最需要社會保障的。”她解釋,靈活就業青年就業波動大,職業傷害風險也比較大,比如很多外賣騎手、沒有與用人單位建立勞動關系的靈活就業青年,一旦發生職業傷害,就可能面臨巨大經濟壓力。

疫情期間,很多人失去收入來源,生活失去保障,這種情況下,可能有失業保險救濟。但靈活就業青年不能參加失業保險,也就失去了這份保障,只剩下低保。該專委表示,這也凸顯了靈活就業青年參加失業保險的重要性。“如果參加了失業保險,一旦失業就可以領到失業保險金,幫助他渡過暫時的困難。”

對策:多措完善靈活就業青年社會保障體系

隨著靈活就業青年人數越來越多,他們的社會保障問題引起不少代表委員、專家學者以及相關部門的關注。

2017年,國務院出臺了《關于做好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就業創業工作的意見》,提出完善適應新就業形態特點的用工和社保等制度,與新興業態企業簽訂勞動合同以外的其他從業者可按靈活就業人員身份參加養老、醫療保險和繳納住房公積金,探索適應靈活就業人員的失業、工傷保險保障方式,符合條件的可享受靈活就業、自主創業扶持政策。

依法享受社會保險是勞動者的基本權利,《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20162025年)》也明確提出,“青年就業權利保障更加完善,青年的薪資待遇、勞動保護、社會保險等合法權益得到充分保護”。

如何通過優化發展環境,完善靈活就業青年的社會保障?

立足現實國情,王鋒在提案中建議,首先要明確人員認定標準。建立靈活就業人員就業統計制度,為其參加各項社會保險的登記、繳費、核查和待遇領取提供基礎信息。

他還建議,適時推動法律調整。推動修訂相關法律,對傳統的用人單位、勞動關系進行適當拓展,賦予網絡平臺相應的法律責任,逐步建立“非標準勞動關系”的社會保障制度。明確重點保障對象。突出青年農民工、快遞和外賣從業青年、個體經營青年等重點保障群體,對風險較大的社會保險強制參保(如工傷、失業保險),風險較小的通過政策引導鼓勵參保(如生育保險)。逐步取消參保限制。放開參加各項保險的戶籍限制,探索繳費基數與地區平均工資脫鉤的辦法,待遇享受時由戶籍地領取轉為參保地或戶籍地自由選擇領取。

在此基礎上,王鋒還建議,改進經辦服務流程。根據靈活就業青年的實際,允許以月繳、季繳、年繳等多種方式繳費,建立一次性補繳和中斷后再補繳政策。建立全國統籌的社保機制和數據庫,實現五險合一管理和社保基金“跟人走”,解決社保關系的轉接問題。

全國人大代表,豬八戒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CEO朱明躍也將關注的目光聚焦在這一群體身上。他建議優化政策環境,加強“網紅”等自由職業者的社會保障,加強平臺自由職業者社會保障,進一步探索完善自由職業者的社會保障體系。

朱明躍給出三方面的具體建議:支持自由職業者線上繳納社保,突破地域限制,不局限在戶口所在地繳納社保;推出針對自由職業者的失業保險,在其長期沒有收入時可以給予一定基本保障;針對女性自由職業者提供生育保險,讓自由職業者群里的母親也可以感受到國家和社會的關愛。

在實踐中,部分省市已開始探索。在參保范圍方面,上海市將本市戶籍人員的從事靈活就業的外地戶籍的配偶納入了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從經辦服務看,上海將社保經辦服務全面延伸至社區,包括靈活就業人員參保在內的16項個人社保業務。從參保條件看,中山市強調必須是最后在本市參保繳費一定年限的靈活就業人員才可以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包括省內其他地市的靈活就業人員、在廣東省內實際繳納一定年限的外省戶籍靈活就業人員、經營場所為中山市的個體工商戶。

針對目前靈活就業青年參加社會保障存在的問題,上述專委認為,既要“降低門檻”,也要“拆除圍欄”。“我們堅持普遍和全面的原則,要讓所有人的權利都得到保障,制度設計、政策制訂都要落實這一原則,而且社會保障應該按照均等化原則。”她表示,首先有必要取消戶籍限制,通過政策和立法允許靈活就業青年在常住地參保。

“是否可以將靈活就業青年納入社區,實行社會化管理?比如明確靈活就業青年均可到常住地街道社會保障服務機構辦理靈活就業人員備案手續、參保繳費相關服務;又比如,設立專門針對靈活就業人員的繳費窗口,集中提供一站式服務……”她認為,前提是要把靈活就業青年當回事,想著他們。

來源:

http://news.cyol.com/yuanchuang/2020-05/26/content_18630495.htm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日本av不卡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上虞网